夫妻相处应平等沟通‧千依百顺没主见‧或沦落丈夫工人

     
夫妻相处应平等沟通‧千依百顺没主见‧或沦落丈夫工人(吉隆坡5日讯)“服从丈夫俱乐部”的成立,引起社会反弹,大多数受访的已婚妇女都认为,夫妻相处之道应该是男女平等,拥有良好沟通才是创造和谐家庭的良方。马华班底谷区会妇女组主席叶金兰认为,作为妻子不能够100%服从丈夫的意思,夫妻相处之道,应该是要有良好的沟通与讨论。她是针对有国际组织Global Ikwan成立的“服从丈夫俱乐部”发表谈话时表示,若为妻者对丈夫事事千依百顺,没有主见,可能沦为丈夫的“工人”。她指出,若丈夫所提供的意见是正确合理的,她愿意听从。至于她自己本身的相处之道,即互相体谅和尊重,而她也庆幸丈夫不是大男人主义,而且向来鼓励她活跃于社区活动。她是出席班底谷妇女组主办裹粽子比赛和品尝粽子比赛后,接受访问时如此表示。至于联邦直辖区部长夫人拿汀娜菲莎,则不愿针对“服从丈夫俱乐部”作出回应。宗旨荒唐不合理班底谷女巫青团长诺艾斯伊金受访时表示,在回教教义中,为妻者必须尽责做好妻子的任务,但她本身认为,若丈夫对待妻子的态度恶劣,如毒打虐待,则不应该向恶势力低头。华裔回教徒黄玛丽娜(46岁)说,回教教义中,女性也受到一定的尊重,有特别的地位;若符合道德和人道,作为负责任的妻子她会听从丈夫的意思。今年59岁的家庭主妇唐太太则认为,“服从丈夫俱乐部”所提出的宗旨非常荒唐、不合理。她认为现今时代,男女应平等和互相尊重。岑宝莲(76岁)表示,现今时代讲求自由和平等,而且在女人当自强的年代,若丈夫的理由合理,她才会顺从。马华:践踏婚姻真谛马华直辖区宣传局副主任刘振国表示,顺从丈夫俱乐部(Kelab Taat Suami)副主席罗哈雅莫哈末发表的“为妻者要丈夫对婚姻忠诚,就必须满足丈夫的性慾,要媲美第一及妓女”的言论,其实是在践踏婚姻真谛、贬低女性及侮辱男性。他指出,妓女或所谓的性工作者,顾名思义是为了工作贩卖肉体,与婚姻完全不同。促收回无知言论他揶揄罗哈雅或许没有机会体验婚姻的重要性,从而将神圣的婚姻关係形容成只有发生关係才能维持,更试图在散播假象,指丈夫对妻子不忠,只因为不能满足丈夫。“在现实社会中,无论丈夫与妻子有无行房,行房的能力是否达专业水準,不是男性出轨的原因,要出轨的男性也绝对不会因为妻子专业就不出轨,罗哈雅的说法根本没有根据。”他于週日发表文告指出,专业行房与否不是男人出轨的根本性问题。从科学角度来看,男性出轨是一种边际递减效应,即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如果一种投入要素连续地等量增加,在增加到一定产值后,所提供的产品的增量就会下降,即可变要素的边际产量会递减,是一种观点或价值观转变因素。“罗哈雅的言论除了践踏婚姻真谛,贬低女性价值,更侮辱男性,将男性形容为没进化、没道德及没有分辨价值的能力,只为满足性爱来维持婚姻,即以婚姻来骗取性爱。”因此,马华直辖区促罗哈雅立即收回其无知的言论,公开向社会道歉,并解散误导社会的顺从丈夫妻子俱乐部,免得继续颠倒婚姻价值观,祸害社会。疑涉奥尔根警方宗教局监视上週六推介的“顺从丈夫俱乐部”,是前奥尔根邪教组织(Al-Arqam)成员创办的全球兄弟私人有限公司所设立,雪兰莪州宗教局及警方目前正监视涉嫌恢复活动的全球兄弟私人有限公司。根据《新海峡时报》引述雪兰莪州宗教局及警方消息人士作出的报导,指有关方面所收集的情报显示,该组织仍继续传授奥尔根教派的教义。雪兰莪州宗教局官员表示,奥尔根组织被发现利用Rufaqa及全球兄弟私人有限公司的名义继续他们的活动,而且在八打灵再也及沙亚南一带活跃。另一方面,妇女组织和政治人物严批丈夫俱乐部,认为这个组织的成立,等于歧视及不尊重女性。顺从丈夫俱乐部声称社会问题的发生,都是因为妻子没有尽责及无法满足丈夫的性需求。因此,妻子必须取悦丈夫,服侍丈夫时甚至要比第一级妓女还要好。对此,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莎丽扎强调,社会问题的发生与妻子无法“服从、服侍及取悦”丈夫没有关係,而且丈夫和妻子都得对各自的行为负起责任。回教姐妹组织(SIS)表示,顺从丈夫俱乐部的成立,是“把离婚与性侵犯事件归咎于妇女”的另一种宣示。回教姐妹组织代执行董事拉特娜说,研究经显示妇女的行为与家庭暴力的发生没有关係。另外,有人在面子书成立“我们不要全球兄弟(Global Ikhwan)私人有限公司无意义的性别歧视”群组,反对顺从丈夫俱乐部的成立。一名回教徒丈夫祖尔表示不赞同这个组织所传达的讯息。他表示,性固然重要,却不能彻底解决社会问题。社会问题的发生包括了其他因素。他表明,即使拥有幸福婚姻的男人,亦可能对妻子不忠。‧2011.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