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

     

 工商时报13日社论: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

 尚书商书「太甲」:「王拜手稽首曰:予小子不明于德,自厎不类。欲败度,纵败礼,以速戾于厥躬。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孟子离娄篇引用之,略修改成:「…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后世遂以「自作孽,不可活」取代「自作孽,不可逭」,但意思相同。 

 3月11日下午日本宫城县发生8.9级大地震,并且引发大海啸,堪称日本的百年大劫:巨大海啸恐已捲走逾千人命,高达21.5万人住进紧急避难所;位于福岛两座核电厂更告危急,第一核电厂进入紧急状态,有关当局侦测到核电厂外的辐射水準已达正常量的8倍,核一厂控制室的辐射水準更达正常的1,000倍,一号核反应炉堆芯的一部分核燃料已经融解洩漏。 

 另外,宫城县气仙沼市,大火一直蔓延到晚上,就连千叶县全国第四大的炼油厂,也发生连环大爆炸,严重火灾已经超越当地消防单位所能负荷,政府紧急疏散当地7万名的民众。至少5家炼油厂在感应到地震时自动关闭﹐这些炼油厂日产量总计120万桶﹐相当于日本总炼油产能的四分之一左右,对日本经济发展,也是一大冲击。 

 地震之所以可怕,不只在于地震当时对建物破坏,造成生命、财产的立即损失,更严重的是其衍发的海啸、火灾、辐射外溢等后续影响,往往难以预估。日本位于「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的西缘,犹如坐在一把摇晃不停的椅子上,20世纪以来,芮氏规模6以上的地震已超过50次。 

 由于日本近百年来大地震层出不穷,日本政府对于地震相关之防灾法令也相对更周详,执行上也相当落实,因而成为世界各国取经学习的对象。换言之,以日本这样的周密防範,对天灾都还束手无策,已经不是「天作孽,犹可违」,而是「天作孽,难有为」;亦即,若其未做好相关周密防範,则其灾情更加「自作孽,不可活」了。 

 以日本为鉴,我们要检讨的是,关于天灾及其衍生灾难的防制,我们是否已有周全的法令与完备的落实。法令方面,在立法院睡了15年的「地质法」终于在去年12月完成立法,然而最后一条却留了一个尾巴:「本法施行日期,由行政院定之。」因此,地质法究竟是否已经施行?即或已经施行,但最关键的「地质敏感区」的调查与公布,似乎仍在黑箱作业中。以致坊间盛传:地价最高的信义计画区底下有个「信义断层」,地价狂飙最烈的新庄副都心则紧邻「新庄断层」,这些传闻是否属实?政府宜及早釐清。即或真的在断层带上,究竟危险程度如何、应如何处理防制,才能在万一大地震发生时,将损害可以降到最低。这些都是政府相关部门早就该做的事。此次日本宫城大地震的震撼,更令我们觉得政府部门应该剑及履及地落实「地质法」。 

 其实单有「地质法」,仍徒法不足以自行,因为地质法的罚则,只有最高50万元的罚锾或最高5万元的按次处罚。因此,位于地质敏感区的地主,若其土地开发利益远大于上述罚锾金额及同法第六条所定之补偿,则该地主宁可受罚也要开发,而使地质法的基本精神无法落实。其补救办法,或许是将地质敏感区之开发,解释为适用「环境影响评估法」第五条应实施环境影响评估之开发行为;若未经环评或环评未通过,却未停止开发行为,则依同法第21或22条相关规定课以刑责,才能落实对地质敏感区土地开发之管制效果。否则,地质敏感区之地主或建商大兴土木,赚饱后扬长而去;一旦发生天灾损害,动辄又是国赔。理由无他:政府监督不週。 

 除了对地质敏感区之开发行为加以管制,以防範于未然,避免因地震、颱风等天灾造成巨大直接损害之外,对于诸如地震所衍生之瓦斯管破裂、电线走火等消防相关灾情,应在平常就落实「消防法」的相关规定;更要随着社会变迁及群众生活型态的改变,检讨消防法规所需做的修改。 

 此外,高楼越盖越高,早已超过消防云梯车高度所及,未来高楼救灾应如何加强?也都要纳入检讨。此外,台电及中油等电力、油气供应业者,更应对核电厂、储油槽等影响社会重大安全之设施,规划最高等级的防灾措施。日本核电厂之殷鉴不远,台电宜密切检讨,不容有类似之核燃料融解洩漏情事。 

 要言之,此次日本宫城大地震,已经超过「天作孽,犹可违」的程度,期望政府相关单位及全体民众引以为鉴,不再「坐而言」,而能「起而行」。若我们在法规的检讨改善,以及平时安检的落实,不能迅速、确实、有效,那就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