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宜从大馆审查马建事吸取教训

     

特首林郑月娥强调,政府从来没有参与大馆拒绝借出场地予流亡海外的中国作家马建,让他出席香港国际文学节的讲座。当记者问她政府需否就大馆此举反映香港现时自我审查的氛围负上一定责任时,林郑反问,既然自我审查由个别机构决定,这怎可能与政府有关?这个回应,值得进一步讨论。
 

毛主席说过:「世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同一道理,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一所推广文化的机构如大馆,自我政治审查后,拒绝借出场地予一名作家,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

大馆对此决定公布的理由是因为场地「不应作为促进个人政治利益的平台」。后来,大馆以马建澄清自己是作家为由,撤回禁令,却是自欺欺人。马建着作的《中国梦》,可以归类为政治讽刺小说。他甚至称,所有文学都是政治。

大馆的宗旨是为港人提供丰富的历史文物及艺术体验。虽然大馆是由香港赛马会名下一间非牟利公司营运,但整个计划是香港赛马会和政府合作的项目。既然大馆与政府的关係如此密切,当它决定自我审查时,有关领导不可能不考虑或估计政府的看法或反应。较早前政府严厉斥责FCC提供平台予陈浩天宣扬港独,继而主事者马凯的工作证不获续期等事,不可能不在决定自我审查的那些脑袋里浮现。这是向林郑发问的记者提到大馆此举反映香港存在自我审查氛围的依据。

另一个自我审查氛围的证据是没有香港出版商愿意出版马建的《中国梦》。这个铜锣湾书店失蹤事件的后遗症,政府心里明白。

既然林郑强调她会履行宪制责任,维护《基本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她适宜从大馆自我审查事上吸取教训,避免同类事件重演。例如,她可以公开表明,政府不认同任何与政府有关的机构作出损害或限制言论自由的自我审查行为。她也可以公开保证,宣扬港独除外,任何包含政治成分的书籍都可以合法出版,而政府会保障出版人的人身安全。上述建议如能落实,这肯定会提升港人和国际社会对香港言论和出版自由的信心,并有助保持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国际特色。